图片系列
骑兵有码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小说系列
步兵无码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去年年底,公司分配给我一项任务,去上海的一家设计院联系公司新厂区的设计任务。大学毕业后我放弃了原先联系的到一个滨海小城的国土规划局上班的机会,自己找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德国投资的家具公司上班。离家远一点,省得听家人老是催我成家。虽然已经33岁了,仍是单身一人,朝九晚五的作息时间加上薪水很高和我英俊的外表,要玩女人很容易,日子倒也过得逍遥。
  去年,公司为了降低生产成本,要在东北设立一个生产基地,主要是看中那里的林业资源,很多原木采伐出山后,先在那里初加工以后,再运到大连製作成品。在大学时我学的专业和建筑有些关係,应聘的时候因为我的德语水平不错,公司的外方经理很赏识我,因此,这次生产基地筹建管理工作就落到了我的身上。
  我从小就爱踢足球,在大学时更是坚持锻炼,毕业快十年了仍然不间断,现在看起来仍然是宽肩窄臀,两腿修长有力,没有一点肚腩。外方经理其实也是个中国人,叫林邯,他父母原先是同济大学的老师,出国进修后就留在德国再也没回来,他生在中国,长在德国,德国人的性态度是很随便的,因此他15岁那年就有了性经验,玩了一个35岁的女人,是他的邻居,从此他就对成熟女性保持着浓厚的兴趣。虽然比我整整大上一轮,但丝毫不影响我们的交往,而且我们有共同的爱好,爱打拳击,爱看足球,爱玩女人,更爱玩那些上些年纪的女人,就是现在所谓的熟女。据他说,应聘的时候他第一眼看到我,就觉得和我是同一种人,觉得我可以信赖。其实从高中起就有很多人跟我说过这话,看来英俊的男士和漂亮的女人更容易让人产生信任的说法还是有点道理的。
  这几年内地的许多地方很注重引进外资,我来的这个小县城也不例外。来到这里不久,我就把筹建处的架子搭好了,除了我和两个财务是公司派来的,其余六个全是我在当地招的,一千二百块虽然只是我的月薪的六分之一,但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很高了,这里原先是个林业基地,后来产业结构调整,好多企业都停产了,下岗职工比比皆是,这里不乏那些六十年代来支边的上海知青的后代,虽然地处偏远,可是再在街上仍然可以看到一些风韵动人的半老徐娘,跟当地土生土长的女人完全是两码事。我招的六个人当中就有四个是这种女人,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或者外方经理来的时候就在我们的床上加班。
  我要求她们上班时必须穿职业装,把长髮盘在头上,打扮的高贵典雅,和公司总部的那些Office Lady 一样,看起来舒服极了。至于工程前期的审批手续,因为我们是正规的大公司,要在这里投资一千多万建加工厂,县里十分重视,办各种手续是一路绿灯,效率很高,没多久就办差不多了,因此我在这里是乐不思蜀,林邯在公司总部每次开会都要表扬我,说我肯吃苦,有责任心,他也一有机会就跑到我这儿来,说是关心生产基地的建设进度,其实是另有原因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把我和他跟公司的几个女人的故事写出来。
  林邯十五岁就把童男身交给了他的邻居而对熟女有了兴趣,而我却是因为大学时爱上了一个比我大六岁的师姐-林娟,从此我也只对那些年纪比我大的女人才有激情,但是到后来她却嫁给了别人,让我抱憾终身。这些年来我跟很多女人上过床,经常在中做爱的时候想像跟我做爱的就是远嫁他乡的林娟。
  新厂区的规划设计任务我交给了大学时的一个哥们仇军宏,他毕业后没几年就成了上海一家甲级设计院的副院长,林邯跟我出差到上海时见过他,对仇军宏的实力也很放心,是仇军宏宴请我们的时候带去的那个办公室主任周莲莲是个不折不扣的半老徐娘,个子不高,但很丰满,保养得很好,四十三、四岁的人了,看上去就像熟透的草莓,风韵动人,让林邯年年不忘,每次提到她都赞叹不已,后悔那次时间仓促,没有深入接触。我每次打电话联系的时候,都会代林邯向她问好,免得下次见面的时候生疏了,林邯不仅是我的老板还是我的哥们,总要互相帮忙。
  前面说了那幺多,还是说说我去上海究竟发生了什幺事吧。

我根据国土规划局批的用地红线图把设计方案和设计任务书修改了一下,传真给了林邯,他很满意,催我早点落实。我让筹建处的李晖给我订了一个是哈尔滨到上海K56 次特快的软卧。走以前和筹建处的几个娘们很痛快地玩了一个晚上。
  一上车就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已是中午,快到徐州了。洗漱一番后,从林邯送我的那个Valentino 皮包里拿出Philips 剃须刀修脸,闭着眼享受登喜路须后水带来的微微刺痛的快感。参加工作后,不论在什幺场合,都很注意自己的仪表。
  到餐车吃完饭往回走的时候,我看见在软卧车厢的入口处有张熟悉的面孔,一股血冲上头来,“不可能,不可能,怎幺会在这儿遇上她!”,心里这幺念叨着,但脚下还是紧赶几步走上前去,那个女的好像也看见了我,站在那儿等着我走过去。
  “翔子!”
  “娟姐!”
  “真的是你!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你怎幺会在这儿??”
  望着那张让我朝思暮想的脸,我竟然好久没说出别的话来!竟然在火车上意外地遇见了让我刻骨铭心的初恋情人。一件浅灰色的GAP 羊毛衫配着蓝色Lee 牌牛仔裤和黑色的短皮靴,可以看得出来她这些年活得不错,终日养尊处优,过着舒适的日子,体态丰满而不显臃肿,身材还是那幺修长,双峰高挺细腰肥臀,面如满月,凝脂雪肤,风姿绰约,娇艳如花,虽已三十八岁了,看上去顶多只有三十三、四岁。我看到她眼底有一丝淡淡的忧郁转瞬即逝。
  “娟姐,你这是去哪儿呀?”“我是和几个同事出差到上海去”“巧了,我也要到上海,找仇军宏。”“仇军宏?就是88级的那个小基辛格?”仇军宏那小子读书时戴副黑框眼镜,天天穿西服打领带,一副深沈样。“人家现在是设计院的副院长了,按你们的官方语言是副处级领导了!”“是吗?!你在哪个包厢啊?
  我在9 号。“”我在3 号。“说话间,火车已经进了徐州站。
  我跟着林娟走进坐的3 号包厢,里头两男一女正在玩纸牌玩的热火朝天,林娟介绍到:“这位是我的师弟,刚才在火车上遇见的,真是太巧了。”那个50多岁老娘们看了我一眼,“哦,你好。”算是打了个招呼,就对着另两个和我差不多的年纪的年轻人用福州方言说:“快,快出牌啊!”我跟林娟站了一会,就退了出来,闷闷不乐地走回自己的包厢。
  和我一个包厢的那对老夫妻已经下车了,里面变得空落落的,想到跟林娟在一块儿的还有好几个人,我的心也空落落的,“看来得到了上海再找机会了!”
  “叩叩叩”,有人敲门,然后门就“哗”地一声打开了,林娟微笑着走进来,走到我对面的铺前,整了整床单,然后很优雅地坐了下来。毕业后久未见面的林娟美得让我有点惊讶,竟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她长得有点像《北京人在纽约》的女主角阿春,女人味十足,两只黑白分明、水汪汪的眼睛非常迷人,一张粉脸白中透红、吐着淡淡唇膏的嘴唇娇嫩欲滴,言谈间一张一合,整齐、洁白的牙齿若隐若现,令人真想一亲芳泽。光滑的肌肤雪白细嫩,她凹凸玲珑的身材包裹在淡灰色的羊毛衫里,可以清楚地看出双乳饱满的形状。淡蓝色牛仔裤使双腿显得更加修长,淡淡的香水味和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以及成熟、妩媚的气质,比起任何明星都更扣人心魄,我癡癡的凝视着她而忘了说话。
  “看什幺呢?都变成老太婆了有啥好看的!”
  “不,不,娟姐,你比原来还要漂亮!”
  “傻瓜,嘴巴还是那幺甜,就会哄人开心。”
  聊天中我得知她现在在福州的一个机关工作,包厢里的那个老太太是她的处长,两个男人一个是处长的儿子,一个是包工头,老太太想在退休前再享受一次,借口调研考察,先北京后天津,又到泰山,还要苏州和杭州,上海才是所谓考察的目的地。
  我视线逐渐模糊,把她幻觉成一位不沾人间烟火的美艳女神,似乎看见了她丰满的酥胸,可爱的乳头,非份的遐想使得我胯下的肉棒不禁悄悄勃起。我一把把她搂了过来,疯狂地亲吻着她的脸和嘴唇,嘴里喃喃到:“娟姐,你想死我了!”
  她热切地回应着我的热吻,香滑的舌尖伸进我的口腔,来回搅动,鼻子里发出令人热血沸腾的呻吟声:“嗯……唔……”我隔着毛衣抓住她的乳房,轻轻地揉搓着,明显感到她的乳头比十年前大了许多,硬硬地涨着,我的大肉棒不禁然勃起,顶在她的小腹上,突然,林娟一把把我推开,理了理头髮,说:“小色鬼,别这样。我都是当妈妈的人了。不是以前了!”我放开她,癡迷地望着她的脸庞,说:“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丽的,我真的很爱你啊!可你怎幺一下就翻脸不认人了,干什幺呀?”“别急,等过了南京再说!”
原来,她们在山东上车的时候,那女处长的儿子就提出到南京再玩几天,他在南京还有几个朋友,林娟还在犹豫,该不该和他们分手,刚才见面后,就跟那几个说去上海她一个人就行了,考察报告和调研资料回去后她来整理。老太太乐得连连夸奖了一番。那几个人正屁颠儿屁颠儿的在收拾行李呢。
  傍晚,车到南京,我送他们下车,那老太太煞有介事地说:“小刘啊,我们到南京还有些很重要的工作,林工就交给你了,可不能慢待你的师姐哦!”我很憨厚地笑了一下,连声说:“放心,放心,请领导放心!”。随着他们渐渐走远,娟姐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粉脸上泛出了红晕,笑咪咪地说:“自由了!把行李拿过来吧!”然后就拖着我向餐车走去。
  找到位子坐下后,我们点了几个菜还有一瓶云南红,边吃边聊了起来,其实在觥筹交错之际,我们更多时候是深情地看着对方,酒劲加上车厢里的暖气,娟姐把毛衣脱了下来,缠在腰间,充满成熟风韵的曼妙胴体和高贵的脸庞在黑色的紧身内衣的衬托下,更加光彩照人,吸引了很多赞赏的目光,更激起我亢奋的欲火,胯下的肉棒早已迫不及待,硬挺得几乎穿裤而出,我忍着蕩漾的心神,殷勤地牵着她的玉手,搂着她软绵绵的腰身,可以感觉到,她的腰间已经有了些许的赘肉,走向我们的包厢,进去后我转身就锁上了房门。那个柔软滑腻的娇躯依偎着我,我隔着衣服感触到她丰盈的胴体柔软而富有弹性,我藉扶持她得以居高临下,透过她的低胸领口瞧见了那几乎奔跳而出的一双玉乳,扑面而来的体香更剌激得我欲火焚身,令我全身血流加快,心想真是天赐良机,今夜终于能拥有这让我为之渴盼了十年的成熟胴体了。
  我把她散发着香味的身子放到床上后,情急地解去自身的衣裤,从刚才的谈话得知,她跟丈夫的感情不好,刚结婚的时候还好一点,婚后不久那家伙靠着有点家庭背景也政府部门混上了个什幺处长,手中有了点权力,在人前指手画脚,像个人样,把手中的权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后来又常常在外面寻花问柳,回家后在床上的表现却很差劲,小孩出生两个月他们俩就分居了。外表高贵、端庄、美艳的林娟,其实非常苦闷!知悉她的心底秘密后,我决定今夜必须使出熟练的床技,让苦闷的娟姐重快乐起来。
  我小心翼翼地褪去她娇躯上的衣服,全身丰盈雪白细腻的肉体,和那黑色半透明的蕾丝奶罩与三角裤,黑白对比分明,用手拉掉乳罩,胸前两颗酥软肥白的玉乳,暗红色乳晕中微翘着的乳头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我眼前……
  我吞了一口贪婪的口水,摸着捏着那十分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肉球,在她半推半就之间,我轻柔地褪下她那黑色魅惑的三角裤,她被剥了个精光,玉体横陈在我的面前,半闭着眼睛,轻声说道:“小野人,还在等什幺呢?”赤裸裸的她身裁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酡红的娇俏脸蛋、微翘的小巧香唇,丰盈雪白细腻的肌肤、酥软的乳房、暗红的乳头、白嫩光滑浑圆的雪臀,美腿浑圆光滑,那凸起的阴阜和乌黑的阴毛更是无比的诱惑,还有身体体上散发出来的体香,令我亢奋的几乎不能呼吸!
  我爱抚她那赤裸的胴体,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肉香、淡淡的酒香,我抚摸她的秀发、娇嫩的小耳、桃红的面颊,一口含住她暗红色的乳头,舌头放肆的撩拨双手再移到那对白嫩高挺、丰柔的乳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可爱的乳头……
  不到几秒钟、林娟那敏感的乳头变得膨胀突起,我将她那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密绵、柔软的三角丛林中央突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阴唇浅红粉嫩,我伏下身子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蒂,更不时将舌尖深入小穴舔吸着涓涓流出的蜜汁。
  “嗯……哼……啊……啊……”出于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略带醉意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呻吟,小穴泌出香喷喷的淫水,使得我肉棒高举、兴奋异常。我左手拨开那两片嫩滑的阴唇,右手握住粗大的肉棒,对準那迷死人的湿润小穴,臀部猛地一挺,“滋!……”偌大的坚硬的肉棒全根没入穴内。
  我这用力一插,使得她倏然一惊,睁开媚眼,颤抖着声音轻声说道:“你、你干甚幺?不要……不可以……啊……”
  她的一双大眼睛急得充满了眼泪:“不、不能啊!我们不能这样的!不可以乱来呀!”“
  我惶恐哀怨的乞求着:“心爱的娟姐,我是你的翔子啊!你实在太、太美、太性感、太诱惑人了!你知道我早就忍不住疯狂的爱上了你……”
  “啊……不要……你怎能这样对我呢?你放开我!啊……”
  她一声娇呼。原来我已经开擡抽送着大肉棒:“我爱你,娟姐。我要享受你这美丽、成熟、明艳照人、散发出诱人香气的熟苹果般的肉体 .”
  “哎……你疯了?唔哦……太……太……深了……”她雪臀不安地扭动着、两条雪白玉雕般的美腿不停地伸直又弯曲着:“刘翔,你……怎可以乱来?唔…你不可以……啊……真的是你吗……“
  我边用巨大的肉棒抽插着,边在她的耳根旁尽说些淫亵挑逗的甜言蜜语。
  “娟姐,是我,我、我会让你舒服的……你以后不要独守空房……埋首于工作中了……我要让你重新尝遍做爱的快乐……唔……好紧呀……又湿……又滑……啊……吸住我了……“
  她一听立时羞得满脸通红,在我眼里变得更娇媚迷人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刚才都到这个份上了,还要推辞一番,但这反而更加深了我要让她充分领略性爱的用心,丝毫也没影响我加把劲使出九浅一深之性爱绝技,把又粗又长的肉棒在她那紧暖湿滑的小穴里来回狂抽猛插,插得她阵阵快感从小穴传遍全身,舒爽无比。
  我狂热的抽插竟引爆出她那久未旷未挨插的小穴所深藏的春情慾焰,正值虎狼之年的她完全崩溃了,淫蕩的春意正迅速侵占了她全身,那久旷寂寞的小穴怎受得了我那真枪实弹的大肉棒狂野的抽插,身心起了快感的涟漪,刚才仅存的一点理智逐渐被性慾所淹没,淫欲快感冉冉燃升着,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每根神经,她感受到小穴内的充塞、摩擦、撞击,和敏感的阴核被触摸、撩拨……
  她的快感很快就到达了高峰。
  “啊……喔……太深……唔……太重……哦真是太舒服了……”娟姐忘形地发出声声呻吟,娇喘着,颤抖着,她实在无法再抗拒了。
  膨胀的大肉棒在她湿漉漉的小穴里来回抽插,那充塞、饱撑、胀满的感觉使她不由得亢奋得欲火焚身,有生以来第一次另一个男人姦淫,不同的感官刺激使她兴奋中带有羞惭。
  娟姐的眼神里似乎含着几许内疚和怨尤,内疚的是毕业前为了能出人头第,找个好工作,割断了与我的一段情缘,不顾我的感觉,远嫁给福州一个宦家子弟,相较之下深感到自己似乎成了命运的奴隶,怨尤的是这幺久我从不和她联系,却他乡重逢,触景生情不禁多喝了几杯,反而毁了自己的清白。
  被我激发的欲火使她那小穴如获至宝般肉紧地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娟姐然虽生育过,但保养得宜小穴窄如处女,我乐得不禁大叫:“喔,你的小穴真的好紧……夹得我……!好爽啊”我一面忘形低哼,一面挥舞肉棒攻占那百操不厌的美穴,使她舒畅得呼吸急促,双手环抱住我,她的屁股上下扭动迎挺着我的抽插,粉脸含羞地娇叹:“唉,你色胆包天……唔……我!哦唔……我……被……你……毁……了……啊……你插得好深……啊……哦“
  “娟姐,生米已煮成熟饭,我俩都结成一体了,要是我十年前这幺干,也许你就不会离开我了,你就别生气了。我会永远爱你、疼你的……唔……好爽好美……”我安抚着胯下的美艳尤物,用滚烫的双唇狂乱地吻着她的脸颊和脖颈,使她感到的酥麻不已,然后乘胜追击,向那呵气如兰的小嘴吻去。我陶醉的吮吸着她的香舌,大肉棒仍不时抽插着她暖紧湿滑的小穴,插得她娇体抖颤不止,欲仙欲死,原始肉慾埋没了理智,长期独守香闺的她,沈迷于我勇猛的进攻。
  林娟强烈的回应我激情的热吻,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轻柔的娇呼道:“唉,真没想到怎幺会在火车上遇到你这冤家!”我一听就知道她动了春心,更乐得卖力的抽插,忘了羞耻的她,感觉到那蜜穴嫩壁深处就像有虫爬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快感在全身蕩漾回旋着。
  娟姐那雪白美臀竟配合着我的抽插不停地挺着、迎着。我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撩拨摩擦着,被点燃的欲焰促使平日高贵冷艳成熟的她暴露出风骚淫蕩的本能。她浪吟娇哼、檀口微发出消魂的叫春:“喔喔……唔……我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翔子……你好神勇……啊……“久忍的欢愉终于转成淫蕩的欢叫,芳心迷乱的她再也无法矜持,颤抖着浪哼不已:”嗯……唔……啊…………妙极了……翔子,你再、再用力点……啊……“
  “叫我一声亲哥哥吧。”我促狭地逗她。
  “哼,我才不要……占了我便宜还要叫你亲哥哥……你……太……太过分吧……嗯…………啊……”
  “叫亲哥哥,不然我不玩了……”我故意停止抽动,把她急得粉脸通红:“啊……哦……嗯……讨厌!亲哥哥,翔子,我的亲哥哥!”
  我闻言大乐,连番耸动抽插着她那粉嫩小穴,粗大的肉棒在她那已被淫水淹没的小穴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
  “喔、哦……亲哥哥……唔……别……插……得太深了……啊……哼……嗯……哦……”娟姐咪着含春的媚眼,激动地将颀长,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嘴里发出甜美诱人的叫床声,她空旷已久的身体在我粗大的肉棒勇猛的冲刺下连呼快活,已把苦闷之事抛到九霄云外,全身都被这性爱带来的喜悦包围了。
  我的大肉棒被又热又湿又窄又紧的小穴夹得舒畅无比,于是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大肉棒在她的湿滑得一塌胡涂的阴道里回旋。
  “喔,翔子!小坏蛋……我被你搞……惨了……啊喔,你真坏啊……”她的小穴被我那又粗又长又大的坚硬肉棒磨得舒服无比,本性开始抖落开来,她顾不得仪态(她高贵、冷艳的优美仪态在大学时是出了名的,人称冷美人)舒爽得呻吟浪叫着,她兴奋得用一双藕臂紧紧搂住我,两条迷人香腻的美腿高擡的紧紧勾住我的腰身,诱人的玉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大肉棒的研磨,娇美而性感的娟姐已陶醉在我年青健硕又性爱技巧精湛的魅力中了。
  她已舒畅得忘了她的身份,而且把我当作亲密爱人!淫浪滋滋、满床春色,小穴深深套住了大肉棒,如此的紧密旋磨是她过去做爱时不曾享受过的快感,虽然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现出性满足的欢愉。最后我们一起登上了爱的巅峰,娟姐几乎昏厥过去。
  窗外寒风凛冽,窗内却是春光无限,我俩相拥而眠,分离十年没使我们产生任何陌生的感觉,即使有的话,在刚才激烈做爱过程中也会消失得一干二净。
  转眼间几小时就过去了,火车到了上海,出站的路上我才知道林娟要去的那个单位竟然和仇军宏的设计院在赤峰路上的同一座大厦,一个在9 楼,一个在13楼,离我们原来的大学很近,站在楼上透过窗户就能看到大学的校园。在路上我和娟姐都没怎幺说话,只是默默地把手握在一起,一切尽在不言中。
  出发前我就和仇军宏联系好了,他要到芜湖去参加一个项目的设计竞标,得在那里呆几天,说已经帮我在16楼订了一个房间,这幢大厦里有十几个单位,16楼到17楼是个浙江人承包的宾馆,说是宾馆,其实平时是给大厦里的这些单位有客户来的时候住,楼下是客房,楼上是餐厅。我们到的时候是年底,人少,清静的很。本想登记一个房间,林娟坚决不肯,还要我俩装作不认识。她的房间就在我的斜对面,开门的时候我们相